读「阅微草堂笔记有感」

天津有一位举人与几个朋友到郊外踏青,这些人大多是轻薄少年。见柳荫中有位美妇骑驴走过,少年们欺负她独身无伴,邀约众人在后面追逐,用轻薄的语言调戏。

美妇并不答理他们,鞭打驴子急步跑去。有两三个人追赶上来, 美妇忽然下驴温和地与他们搭话,看意思好像很高兴。一会儿,举人和另外三四人也赶了上来,举人仔细一看,这不是自己的妻子吗!

但是他的妻子不会骑驴,也没有理由到郊外来。他又怀疑又愤怒,就上前责骂她,其妻嬉笑如故。举人怒火中烧,举手欲打妻子耳光,其妻忽然飞身上驴,又改变成了另一相貌。

美妇用鞭子指着举人数落说:“见了别人的妻子,就无端地调戏,见是自己的妻子,就这样的愤恨。你是读圣贤之书的人,一个‘恕’尚且未弄明白!你是凭什么考中举人的?”数落完后,就打着驴子径直去了。举人面如死灰,僵立在道旁,几乎不能挪步,不知这个是什么鬼魅。

—-纪晓岚

读了这个短篇,我惊悚的从床上坐起来。

我像是这名举人么?我觉得不像。但为什么我感觉身边的人都如同这个举人一样呢?

如果所有人都是这名举人。那我凭什么不是这个举人呢?


我是这个举人,但我没老婆。

我热爱的是虚无缥缈的东西,是不存在的东西。既然不存在,就不会用长短不一的尺子评价别人。

当年腾讯动漫下场抄袭SaMa的MG动画,气的SaMa离开B站再不投稿。我在知乎上(找人)用两个号丢下了两个炸弹实锤锤死TX动漫( 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277204885 事件)。

我写CRC快速还原算法就是为了这些事

但是,当蚂蚁森林通稿发出来,评论区的人嘲讽TX你骗小学生的钱捐了多少时,我又要为TX打抱不平,TX捐款的可比阿里多得多。

绝大多数人以为,互联网公司捐款最多的就是马云家了

这很矛盾么?

不这一点也不矛盾。

这正是要用同一个量尺去衡量所有的事情。

但是我做得到么?


我做不到。

2018年我玩网易的一款游戏。

抽卡,抽版头人物(但是不是pickup)。

充了5000没出。我觉得不对,就买了100个小号抽。

这下更不对了。零零散散加起来可能有1W抽,都没有出版头。

Z检验,T检验,二项分布检验。拒绝了它提供的概率表为真的假设。

我怎么办。我能怎么办?

我卸载了所有网易的游戏还有云村。

见到网易我就要骂:这公司真不是个东西!


有人因为我这样的行为来制裁我么?

不,并没有。

世上并没有纪晓岚笔下的鬼魅,变成老婆的样子来训诫我一番。


斯金纳养了些小白鼠。

有一只小白鼠它按一下按钮就能获得一些食物,它非常开心。

我只是不想做这个小白鼠。

掏出两把尺子的时候,我必须要想一想,到底为什么。

2
1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